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信息联动 > 正文
深圳开启“邮轮经济”时代
发布日期:2017-10-18 来源:南方日报 

今年“十一”,深圳市民又多了一个观光旅游去处——深圳首艘海上观光游船起航,“海上看深圳”项目暨深圳滨海游船旅游项目正式开始运营,也拉开了深圳海上豪华观景游船旅游的序幕。


这得益于深圳蛇口太子湾邮轮母港的开港。2016年11月12日,这个可停靠22万吨级世界最大邮轮的邮轮母港正式运营,被授牌“中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成为华南地区最大且唯一集“海、陆、空、铁”于一体的现代化邮轮母港。


截至2017年6月8日,该港仅半年间就共完成邮轮靠泊75艘次,进出邮轮旅客6.75万人次,预计年内将扩增至100艘次邮轮靠泊,意味着深圳跨入“邮轮经济”时代。


“发展邮轮经济是深圳紧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战略机遇、推进港口转型升级的具体举措,也是落实水路交通与旅游融合发展的具体实践,将对深圳乃至粤港澳大湾区人员往来、旅游业发展起到积极作用。”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副主任温文华说。


超前概念打造4.0版邮轮母港


深圳太子湾邮轮母港项目包括太子湾邮轮母港和蛇口邮轮中心两部分。其中,“太子湾邮轮母港”填海面积为37.75公顷,建成22万GT(吨位)邮轮泊位1个、10万吨级邮轮泊位1个、2万GT客货滚装泊位1个。建成客运码头1座,包括124米长的突堤3座,共形成10个800GT高速客轮泊位(4个为国内线高速客轮泊位、6个为港澳线高速客轮泊位),以及港池东北侧的待泊泊位2个。


而“蛇口邮轮中心”为港务交通商业办公综合体,占地面积约为4.2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3.6万平方米,地下2层 1夹层,地上10层。二层以下为旅客通关服务、口岸联检、停车、公共交通等区域,三层以上为餐饮、商业和办公区域。


按照规划,与发展邮轮母港相比,深圳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是一种综合功能更强的邮轮经济发展形态,包括推进完善邮轮产业政策体系、促进母港建设管理能力、提升邮轮产业服务质量、培育本土邮轮服务、扩大邮轮经济产出水平等,并与其他邮轮旅游城市积极配合,为全国邮轮旅游发展不断积累经验。


“邮轮母港的1.0发展阶段只有口岸集散和登船功能,2.0阶段则引入了商业、旅游地产概念,丰富了码头配套业态。目前世界上70%的邮轮母港都是1.0阶段,国内绝大多数则介于1.0—2.0阶段。随着海工修造、商业配套及船舶物流(尤其是冷链物流)等港口功能完备,加之港口所在地的旅游资源丰富,港口片区商业繁荣,3.0版邮轮母港也出现。而太子湾邮轮母港是按照4.0超前概念打造的世界级邮轮母港项目,体现的是一种‘邮轮经济’,具有全产业链的复合拉动模式。”招商蛇口副总经理龚镭说。


目前,中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的邮轮旅游市场,预计2020年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的邮轮消费市场。深圳蛇口太子湾邮轮母港作为华南地区惟一集“海、陆、空、铁”于一体的现代化邮轮母港,享有深港融合圈、空港辐射圈、海港服务圈“三圈叠加”效应,2小时交通圈可覆盖6420万人口,人均GDP水平处于全国前列,邮轮旅游的潜在客源市场规模巨大。


招商蛇口总经理许永军表示,在邮轮全产业链的基础上,太子湾邮轮母港未来将全面打造拥有特色免税消费和金融服务的政策创新型邮轮母港,力争发展成为华南乃至中国最大的邮轮产业基地。


率先为“走出去”企业搭建“丝路驿站”


太子湾邮轮母港是深圳打造“邮轮经济”的引擎,同时也是招商局“前港—中区—后城”新型商业模式布局所致。


招商局港口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玉彬介绍,招商港口经过20年发展,已成为国内最大、世界领先的港口投资运营企业,集装箱吞吐量排在全球前三位。迄今为止,招商港口已在四大洲在18个国家和地区、35个港口布局港口网络。


“‘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后,招商局第一时间决定借助招商港口、招商物流等主要平台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招商局港口也逐渐从过去传统的以港口装卸、仓储物流为主的企业不断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并率先提出了这一新的商业模式。”李玉彬说,“前港—中区—后城”综合开发模式,有非常完整的商业模型、商业模式和实施路径,其中重要的一环即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节点打造“丝路驿站”。


李玉彬说,“丝路驿站”的概念来自于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驿站,这些驿站是当时信息交流、住宿补给、货物交换的场所,借助丝路驿站可以实现人才流、信息流、资金流、商品流“四流合一”发展。


“如果互联互通是血脉经络,港口恰恰是经络上的穴位,找准穴位拿捏好、呵护好、管理好,才能保障‘一带一路’的血脉畅通和经络畅通。”李玉彬解释,“丝路驿站”采用轮式模式,即看起来像一个轮子一样,核心机制是政府间合作,并构建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化新机制。中间的轮毂部分是产业和服务,由于招商局集团是多元化企业,可全面覆盖中国企业走出去涉及的营销、物流、通关、支付、金融、加工制造商务服务,促进优势产能输出,构建参与国际贸易新规则。而丝路驿站的外围则是基础和配套,这也是招商集团的强项,将协助当地政府完善供水、供电、供气、通讯、道路桥梁公共设施的完善运营。


“我们认为丝路驿站可以构建集贸易往来、商品集散、金融互通、资源调度为一体的完整系统,对于中国的一些制造业产能合作、制造业走出去提供一个综合的服务平台。”李玉彬说,目前覆盖印度、孟加拉等主要国家的核心枢纽港斯里兰卡科伦坡集装箱码头已拷贝了这一模式,取得重要突破。


深圳造集装箱在国际市场攻城略地


在离集装箱吞吐量排在全球前三位的招商港口不远的地方,便是中集集团的总部,后者集装箱产销量连续20年居全球行业第一。到2004年,已占据全球集装箱市场份额的55.96%。


中集于1990年确立了“做集装箱制造业的世界第一”的战略目标,但当时它的集装箱产量还不到全球产量的1.46%,而且集装箱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已经形成。


中集如何在几年之间改变了全球集装箱的竞争格局?中集集团CEO总裁麦伯良认为,中集要在竞争中取得话语权,必须要有足够的量满足客户需要,较低的制造成本和随时可以满足客户需求的场地则成为中集发展集装箱的两大战略。


9月22日,中集集团迎来35岁生日,已成长为年均产值约600亿元的大企业。而在把一个无名小厂发展成世界集装箱行业领袖后,中集集团CEO总裁麦伯良又将目标锁定为“世界级企业”,带有中集CIMC标志的登机桥、集装箱、能源化工装备、车辆装备、海洋工程,在国际市场上攻城略地。


中集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带一路”战略重点打造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以及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合作架构,集装箱正是降低运输成本,推动货物和服务更好地流通的极其重要的标准化物流装备。


在中集看来,中集目前在新兴市场捕捉到的很多机遇,能成功转化为收入利润,与其多年来锻炼出来的“全球营运”经验密不可分。中集集团从成立开始,以集装箱起步,产品就是面向全球,并从一开始就是靠严格的标准和高质量的制造水平开拓市场。上世纪初,中集开始试水在海外市场,通过并购、建立工厂等方式真正“走出去”,探索出一套“全球营运,地方智慧”的成功经验,这对开拓新兴的“一带一路”市场价值巨大。


“在不断的实践过程当中,我们一定能抓住机遇。” 中集集团董事会秘书办公室主任吴三强表示,深圳企业在参与“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但前者占据主要因素,“除机械制造、智能装备行业外,深圳的电子信息、生物制药等行业都将面临巨大的机遇,这将考验企业的战略研究、风险识别、组织实施等能力。”


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说:“中集30年来从整合中国资源发展到整合全球资源,成就了其在世界集装箱领域的行业龙头地位。中集的探索是中国企业实践‘以全球应对全球’以及‘链条对链条’这种组合拳的一个经典案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