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摄影分享 > 正文

复烧中山瓦

发布日期: 2017-07-20来源: 中山日报
一切都必须从手工开始。
倒模。
取平。
上釉。
入窑。
中山纪念中学采用复烧中山瓦进行修复。
泥坯烧制后陶件有伸缩,所以尺寸控制要精确。
用桑枝灰等天然原料发酵制成釉料,烧出跟古建筑一样的釉色。
铺上漂亮的瓦当,檐前滴雨就能重现古典诗词中美好的意象。


  去年3月,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中山纪念中学旧址建筑群,启动了维修工程。


  直到旧瓦从始建于1931年屋顶上拆下来,我们才得以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清楚,原来每一个瓦筒上都有凸起的“中山”字样。这些直径11厘米的圆柱形滴水筒,圆的沿面是翠色的岭南芭蕉绿;外围圆饰,内里是“中山”两个字上下排列,在地面向高高的屋顶上看,还以为是纹饰;瓦片宽23厘米,两只蝙蝠纹饰形成倒寿桃状。这是上世纪初期,我国传统建筑常用的纹饰,喻义吉祥多福。


  修缮一年多的工程,在7月初刚通过了广东省文物局组织的文物专家验收。新烧制的 “中山瓦”经雨水冲刷后,在盛夏蓝天中闪着翠绿,与旧瓦融为一体,行家远看也难分新旧。“虽遵循古法制作,但我不会刻意给这些瓦仿制旧痕。它们是刚出世的婴儿,只有经历自然界的风雨洗礼,才能长出岁月的皱纹。”说这话是菊城陶屋的何湛泉,这批新制的中山瓦正是出自他之手。他制作的古法陶器不仅都是经木柴龙窑烧制,且使用植物釉,数十年后釉色就会催化出不同层次的效果,呈现自然的苍老、古旧感。


  在菊城陶屋,我们见到了新中山瓦的制作过程。最让记者惊诧的是陶屋神秘的釉色。何湛泉说,釉料的秘密核心桑枝灰。“如今天现代是化学原料调色,古法制陶靠的是禾秆灰、树叶灰等来做釉,其中以桑枝灰最佳,被称为釉底王,是唯一一种灰白色的釉。”一万斤桑枝才能炼出两百斤灰。何湛泉跑遍珠三角才于近年找到了固定的桑园提供品质稳定的桑枝灰……


  经过一道道工序之后,这些“中山瓦”在菊城陶屋的木柴龙窑中经过1250℃的高温烧制,才得以复烧出炉。

上一篇: 比武论英雄 下一篇: 紫薇来中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