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摄影分享 > 正文

渔民送别“老伙计”

发布日期: 2017-07-03来源: 中山日报
6月26日下午4时,南朗镇横门村的5条渔船开始"送别之旅"。
在熟悉的渔船上迎来夕阳。
岐江桥底十分狭窄,过桥时需要有人站在船头看位借力。
黄昏,太阳没那么辣了,可以在船顶躺一会。
发动机噪音大,打电话时要把头伸出窗外。
渔民打开头灯照亮前行的路。
岐江桥两岸灯火辉煌,用手机拍照留念。
驶过东河水闸。
6月27日上午,渔民到达神湾拆船厂码头。
带走拆下来的号牌。

  6月26日下午4时,南朗镇横门村的渔民梁留带提着干粮和证件,最后一次登上自己的老伙计“粤中渔11060”渔船。这次出发的目的地,不再是浩瀚的大海,而是赶在第二天凌晨到达数十公里外神湾镇的定点拆解船厂。
  这次送别“老伙计”的旅程,需要连续行驶11个小时,贯穿整个石岐河水域、通过11个镇区。梁留带和村里的另外4位渔民吴润祥、梁执胜、钟军胜和梁福生结伴前行,他们的船都在今年我市正式批准“减船转产”的159艘渔船名单中。由于近年来一直面临着渔业资源减少,渔民后继无人等问题,这些渔船按要求将被拆解。
  横门村是个随处能闻到海腥味的村子,几代人都是捕鱼为生。从10岁开始,今年71岁的梁留带就跟着父辈开始打鱼,一眨眼已经从事了这个职业61年。1988年,42岁的梁留带花费4500元购买了一条渔船,也就是 “粤中渔11060”,从此他和它一起奋战在大海上,成了捕捞海鲜的 “最佳拍档”。
  “我们都老了,也应该歇歇啦。”梁留带启动发动机,“走吧,兄弟,让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出发。”43岁的吴润祥说,自己文化不高也没有什么手艺,船拆了后他还想继续当渔民“我离不开大海。”
  发动机轰鸣声震耳欲聋,柴油气味在船舱内弥漫,45 岁的钟军胜双手把在船舵上控制着船只前进的方向。“我习惯这种声音,我习惯这种味道。”这艘船跟了他27年。48岁的梁福生也跟着道,“没有其他技能,上了几次都上不了岸。”他说的“上岸”指的是转业。“不出海了,我也要退休了。”坐在船头,65岁的梁执胜若有所思。
  烈日照在河面上,5条渔船从横门缓缓向往神湾驶去。美丽的夕阳,美丽的岐江夜景,以及第二天的日出,他们都无暇流连……
  到达目的地,他们的渔船被吊起送往拆解。随着“咔嚓、咔嚓”的电锯轰鸣声,渔船被锯断龙骨。面对被拆得“粉身碎骨”的老伙计,这些坚强的汉子们百感交杂,欲言又止。或许,在他们心里真的说不出“再见”。

上一篇: 紫薇来中山啦! 下一篇: 夏·雨·荷